读《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摘

  这算是除了《苏菲的世界》之外读的第二本哲学入门书籍了。虽然里面涉及到的那些专业知识没搞懂的终究还是没有搞懂,一看到那些不知所云的字眼就犯迷糊,不过书中描述到的整个哲学的发展史跟之前读《苏菲的世界》的感觉还是一致的:一方面现代人都已经有了一定的科学素养,所以对牛顿时代之前的哲学观都感觉比较天真甚至有些幼稚;然而整个人类发展征途漫漫,除了要同饥饿、疾病做斗争之外,还不断尝试着去解释自然和精神、平静心灵获得快乐和幸福感(而且那些哲学大师普遍生活的比较贫穷和痛苦,但是操心的是整个人类的精神生活和幸福),并试图建立一套套完美的学说和理论体系,意图可以一劳永逸地解释整个世界和万物根本。
  除了脉络清晰的哲学发展史,配合较为专业的哲学知识之外,书中也穿插了不少有趣的故事和名人八卦,使其不像其他哲学书那样显得古板而且晦涩难读,整体看起来还是津津有味的,比如死于爱问问题的苏格拉底、康德怪异的生活癖好、牛顿的人品说、复杂透顶的罗素情史……实在是饭后闲聊杂谈的好话题啊。同时,哲学的左右也总是伴随着宗教和科学的存在,由此也可以从另外的角度窥视欧洲的发展历史,从雅典、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日耳曼名族这个流程看待整个欧洲文化特性和历史渊源,还比如欧洲教皇可以凌驾于所有王权之上,比如宗教鼎盛的时候欧洲王室的登基都需要得到教皇的册封,而且王室还需要每年给教皇捐税,这些事情真的让东方人匪夷所思,因为在中国历史上,宗教要么是鼓励出世的(远离政权),要么是作为皇权的附庸形式(入世)存在的,宗教从来都不会有这么大的权利存在着。
philosopher
  作者在书中还特意表述诸如“形而上学”“我思故我在”等这类关键哲学概念的正确解释,而由此也让我深深感到灌输教育的可怕性。想当初在我们最渴望、最有能力汲取知识的时候,书本给我们定性来一句“形而上学就是用孤立、静止、片面的方式看待问题”,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这种先入为主、不负责任的观点在幼年时刻很容易就被深深印在脑海里,很有可能就这样伴随着我们的一生,而且让我们在学习、交流的时候羞于讨论这个话题。虽然我们都声称是马克思唯物主义者,但是“形而上学”只不过是那些高于物理学的、看不见摸不着的学问的统称而已,难道我们就只能同物质打交道么?这些东西真的就不重要了么?现在我也是为人父母了,由此觉得孩子除了在接受科学、正统的教育之外,也要注意赋予孩子独立思考、辩证批判的能力,当然不是要以同学校相反的观点来中和孩子的思想,而是要告诉孩子描述事物的观点、角度有很多种,怎样才能得到事物最公正客观的面貌,没有这种能力的孩子,注定是可悲没有希望的。同时还需要认识到的是:任何一个组织只告诉你结论,但是不允许你去审视、质疑,甚至去谈论它,只允许你一昧的遵守,那么这个组织本质上就是一个宗教,而无论他以何种形式存在着。
  书中还对西方的政体、制度也适时的做了一些介绍。比如美国和欧洲普遍采用的司法陪审团制度、无罪推定原则的意义,而且美国的司法采用判例法,因为他们一方面敢于承认现有的法律体系是不完善的,法律必须通过每一个实例、每一次的审判慢慢的去检验、推动去更新才能慢慢趋于完善,同时也保证案件的审理会符合普通大众的道德观,避免少数专业人士和法官通过权力、专业壁垒玩弄法律条文、徇私舞弊,垄断对权威的解释就等于垄断一切,这种情况下必然会造成审判的不公和民心的缺失。虽然某些势力处于某些目的会用苏格拉底死刑、法国大革命的屠杀、希特勒被选上台这种反例来控诉所谓的“民主暴政”,但这类情况放在整个人类文明的长河中毕竟极端少见,相反其他方式可能会造成更大概率、更大规模的伤害。而且,我们说的民主思想不是说仅仅“少数服从多数”这么简单,民主需要通过后面所提到的证伪方式,当广大群众具有证伪的意识和素质,以对待科学理论的态度和手法一样对待执政理念,就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上述问题,现实中上述实事求是、符合情理的做法也是行之有效的,因此被世界很多国家所借鉴和效仿。
  在本书的结尾部分,作者在承认自己严重跑题后终于给我们留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其实作者自称就是个实用主义者。面对形形色色的事物,在现实生活中最好用的工具就是波普尔提出的那套检验科学理论的重要标准——证伪:即科学理论必须提供一个可供证伪的事实,假如这个事实一经验证,那么便可承认该理论是错误的,反之如果暂时没有人能证明它是错误的,那么这个理论就暂时是真的。在教育高度普及化的今天,即使没有系统性的接收这套观念,但是同大家行事和思考方式在很多时候也是不谋而合的,同时也间接证明了这套理论方法的合理性和实用性。
  举例说来,假如我们提出“所有的乌鸦都是黑色的”这种描述,可知该论述是一个可证伪的命题,言下之意就是只要你能够找出一个不是黑色的乌鸦,那么到目前为止这个命题都是暂时正确的。所以任何科学的理论都应该是以可证伪的形式提出来的,而且他们会不断经受检验,那些经不住证伪的命题都慢慢被淘汰,而留下的就是经得住考验、目前正确的科学理论了。通过这种方式,科学家们提出理论后再不断尝试证伪,一旦证明是失败的,就会对之前的假说再进行修改完善,整体而言科学理论会向更完善的方向发展。就像当初有谁怀疑过牛顿那套经典力学理论啊,但后来发现经典力学也不能解释所有问题,尤其在相对论被发现之后,大家也越来越承认经典力学的不足了。而当我们在以这种思路再去审视一些言论的时候,比如“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没有绝对静止的事物”、“物质不依赖于意识存在,物质决定意识”、“没有拿破仑就没有法兰西”,以及“你最近会遇到大事情”,是不是会感觉这些言论很无趣呢?
  除此之外,证伪主义还可以被推广到政治观和历史观。因为某些因素,这里就不展开论述了,感兴趣的话直接去读原著吧。

参考